中国篮协何尝没有推出过雷人规则?
来源:长沙市纸业有限公司    时间: 2018-10-05 15:45   点击:    作者:admin
北京中赫国安俱乐部投资人周金辉指出:中国足球似乎一直在原地徘徊,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种情况,其实我相信绝大多数的人都明白,其根本原因还是在于管理问题。如果还继续这样下去,多年以后的结果也已经注定了!前央视足球主持人刘建宏更是直言不讳:应

    北京中赫国安俱乐部投资人周金辉指出:“中国足球似乎一直在原地徘徊,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种情况,其实我相信绝大多数的人都明白,其根本原因还是在于管理问题。如果还继续这样下去,多年以后的结果也已经注定了!”前央视足球主持人刘建宏更是直言不讳:“应该直接停掉联赛,组建五支国家队,分别参加英超、德甲、西甲、法甲、意甲。”虽然是句玩笑话,但足球圈的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虽然极个别媒体为足协背书,称国足集训名单和国家集训训练营中,何超是唯一一名在两队“兼职”的球员。卫冕冠军恒大队虽然有7名球员入选国足集训队,但入选的5名球员都不是俱乐部队主力,甚至连替补机会都难觅,其他俱乐部的情况也大体如此。所以,相对而言,排名靠前的俱乐部在联赛、杯赛竞争方面几乎不会受到什么影响。即便是靠后球队在此年龄段的球员也打不上主力。然而,升班马大连一方和“副班长”贵州恒丰,就将深受新政影响,因为队中“小鬼当家”。因此,称不受影响不成立。新政下各队实力此消彼长明显,“劫贫济富”难免发生。而就多达55名球员进入国足集训营参加长期集训来说,他们在各自俱乐部的出场、奖金分配等个人利益上也会受到重大影响,如何协调和处理,又是一件难事。可见,无论是从哪个角度来看,新政对联赛、俱乐部、球员个人的影响巨大。众所周知,联赛是职业足球,乃至一个国家的足球基础,不重视联赛的国家,很难保证足球基础的牢固。星计划交流赛创办于2011年,与桂超联赛同时举行的目的是通过桂超联赛发展广西各地俱乐部,星计划则是为了启动当时一穷二白的广西青训,意义重大。通过8年的努力,广西青训俱乐部逐渐发展起来,从首届赛事的4家俱乐部发展到现在的近40余家俱乐部,本届赛事共有整整50支队伍参赛。星计划交流赛每年举办四站,已经成为广西青训俱乐部每年固定的交流平台。
  赛事也得到了合作伙伴的高度重视,卡尔美为每个参赛球队都提供了足球奖品,同时里里视频还为赛事进行了转播,本次比赛在国庆假期举行,也让让星计划赛事增加了节日气氛。当中超渐入收官,争冠与保级正式关键之时,中国足协又一次抢了头条。55名U25及以下球员将从10月-12月集训两个多月,而且不少人还是中超俱乐部的主力或重要轮换球员,足协这项让球员放弃联赛长时间集训的规定也引发了广泛吐槽。足协如此,中国篮协过去何尝不是如此?幸运的是,随着姚明上任之后大刀阔斧的改革,中国篮球不仅备受好评和认可,过去那些奇葩的规则也不再出现。
  9月底,中国足协发布U23政策的补充规定,特别强调一旦俱乐部有球员被国家训练队征调,该俱乐部可相应减少U23球员在联赛中的上场人数。规定一出,外界就热议足协这么做很可能是准备从各俱乐部抽调球员参加职业联赛,毕竟国足的比赛日一般都是国际足联的比赛日,而不会在中超联赛的比赛日。
  几天后,足协正式发文从中超和中甲抽调55人组成国家集训队,而且所有被选中的球员全部都是U25及以下球员,93年和95的球员占据大多数,这些球员将直接放弃联赛,从10月8日-12月28日进行两个多月的长时间集训,主教练目前确定为沈祥福,虽然训练地点尚未正式公布,但据悉训练地点很可能是拉萨,选择拉萨的原因是为了增强球员的意志品质,集训期间还会进行军训,为的是强化球员的荣誉感,尤其是在此前的热身赛上部分国脚在场上被批出工不出力、没有荣誉感后。另据外界分析,这支国足训练队很有可能在明年参加中超联赛,今夏世界杯开始前就传出的“国家队参加中超联赛”消息变得愈发可信。
  足协的这一规定一经正式公布就让很多人再次为之惊讶,外界纷纷认为这是足协推出的又一项奇葩规定严重干扰联赛。国安中赫老总就在深夜发文称:“中国足球似乎一直在原地徘徊,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种情况,其实我相信绝大多数的人都明白,其根本原因还是在于管理体制问题!”还有记者称,这不仅是干扰联赛,不在国际足联比赛日强行召集国脚长期集训的做法已经违反了国联规定。而网友则调侃说:“去拉萨集训!未来把主场放在拉萨以后就世界第一啦!高原反应让对方不用踢就一个一个被抬下场了。”
  根据足协最新的U23政策,包括在国足、男足集训队、U21国足、U19国青,中超球队被征召3人(或以上),将可以不用派U23球员出场。如果征调两人,则只需要使用1名U23球员首发即可。如果只征调1人,则需要累积使用2名U23球员,其中1人首发。根据这些规定,被抽调球员在队内并不重要的恒大、上港几乎没有受到影响甚至还不被U23政策束缚反而受益,但鲁能、国安等队受到的影响却不小。
  而这已经不是足协第一次推行奇葩政策,在过去,足协推出过的很多政策都被广为诟病。在U23政策就被批评前,足协曾在2002年和2003年的甲A推出过U21政策,要求各队在场上要派遣U-21球员上阵,目的是锻炼年轻球员。2005年初,足协又规定没有国奥球员的球队,每场比赛20岁以下的球员登场人数不得少于2人,上场时间不得少于半场,否则判0-3告负,但这些政策不是遭到俱乐部的敷衍执行就是足协草草取消,闹剧也早早结束。你以为这就没了?根本没有。在过去,足协的奇葩政策还包括:上世纪80年代规定头球进一个算两个,为的是锻炼出高中锋对抗日韩等技术流球队,也是被新西兰两记头球砸懵后收获的错误教训;2004年规定拥有4名国脚(含以上)的球队不得再引进新的国脚,为的是避免联赛球队实力分化严重;注册4名外援,最多18人名单只能报名3个,而且登场还需要和U-23球员挂钩。
  足协屡次推出荒唐规则,甚至是到现在依旧是朝令夕改让人忍俊不禁,但在过去,中国篮协何尝没有推出过雷人规则?
  相比起足协过去被新西兰两记头球砸懵后收获的错误教训,中国篮协也曾收获过被对手打懵的错误教训。2002-03赛季,中国篮协就推出一项新规定,要求是四节比赛必须有一节打全场紧逼,哪一节打全场紧逼必须事先通知对手,不实行全场紧逼战术的球队,将被判定技术犯规。原因是2002年的釜山亚运会,姚明领衔的中国男篮被韩国男篮在最后时刻拖入加时并被逆转,在韩国丢掉金牌,这除了和对手最后时刻采用全场紧逼外,还和对手是东道主受益于判罚有关,同时,在2002年世锦赛上,中国男篮也很不适应对手的全场紧逼,但中国篮协却在之后推出了这些雷人的规定,导致特殊的时代让一些球员尝到了甜头。比如当年的薛玉洋在获得队友的传球后,只需要高高把球举起然后开始倒数,5秒对方中锋跟不上来裁判就响哨,薛玉洋就获得罚球,当时,他场均罚球达到9.7次。全场紧逼本来就是因为其突然性才会起到逼迫对手失误的效果,可通知对手后的紧逼又有何用?所以,这个规定当时遭到了教练和球员的一致反对,篮协最终也在执行一个赛季后取消。
  除了这项荒唐的规定,中国篮协过去还在2006-07赛季和2007-08赛季推出过“常规赛前4名球队可依次挑选常规赛第5-8名球队作为季后赛首轮对手”的规定,也曾在2006-07赛季推出过“进入八强的球队可以从后八名球队中选择球员,短期加盟本队为己队征战季后赛,选择球员采用倒摘牌的形式,每队只许选内外援各1名,没有外援的球队在摘牌时享有第一顺位的优先权”,但这两条规定都曾因为存在不公平性和被质疑暗箱操作遭到质疑最终也被取消。
  荒唐的规定还有,比如1995-96赛季至1998-99赛季,CBA的常规赛MVP评选不考虑球队成绩,直接颁给常规赛得分王。但在1999-00赛季常规赛结束后,篮协临时增加一条规则,要求MVP得主必须是是球队排名前4的球员,最终,拿到该赛季得分王的胡卫东无缘MVP,因为他所在的江苏队排名第8,王治郅则拿到了自己的首个MVP。常规赛MVP的规定雷人,总决赛MVP也曾如此。在过去,总决赛MVP按照篮协规定只能由本土球员当选,这就造成了马布里2011-12赛季带领北京队夺冠后无缘总决赛MVP,反而是北京队后卫李学林当选的尴尬场景,之后面对质疑,篮协才改变了这一规定。选择外援上,篮协曾在2004-08年规定CBA球队必须集中赴美倒摘牌选择外援,这一规定也直接影响了CBA球队对外援的选择范围,倒摘牌的方式也让很多强队只能选到一些平庸的外援。
  此外,在球员的合同、收入等方面,篮协也曾推出很多规定。2009年9月,篮协就规定:“各队的工资总额不得超过上年度该俱乐部收入总额的55%”,还对球员和教练的工资做出限定,现役国手和国家队主教练年度工资最高不超过100万元人民币,另外,外援的月薪不能超过6万美元。但实际上,由于很多俱乐部是亏损状态,这一规定出炉后导致球员和教练的收入锐减、也让他们叫苦不迭。一年后,中国篮协又推出新规定,要求上年度亏损的球队,其球员、教练工资总额上限均下调5%-10%,至于具体下调多少由篮协规定。但篮协还规定,从NBA返回CBA的中国球员不受这一条款的约束,一时间怨声载道。虽然篮协的目的是让球队缩减运营成本,但这个规定根本不符合实际情况,于是乎便出现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球员的阴阳合同便就此出现,一份合同报备篮协,一份合同由球队和球员私下签订。姚明当年入主上海队后曾试图废除阴阳合同,但遭到球队的集体反对,最终也只能认可阴阳合同的存在。前江苏队球员衡艺丰和球队陷入续约风波时晒出的合同原件(工作合同,合同期限1年已到期)和江苏队晒出的合同原件(注册合同,合同期限4年,还有3年到期),则进一步证实了阴阳合同的存在。
  不仅是男篮,中国女篮也曾遭遇过雷人规定。在过去,WCBA就曾规定“在第四节比赛如某队累计投中三个三分球,之后的三分球中篮均按四分计算”,目的是鼓励球队多投三分,但最终也是不了了之。除此之外,中国篮协还曾推出过一些规定备受争议,导致公信力下降。
  姚明改革让中国篮球看到希望
  作为昔日的球员和球队老板,姚明太知道CBA联赛和中国男篮的痛处,所以一上任后就对联赛赛程、男篮集训等方面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最明显的改变就是CBA比赛不再集中于周三、五、日进行,而是除了周一外,其他六天都有比赛,这让球迷对比赛有了更多的选择,而不是被动消化。同时,季后赛球队名额的增加、裁判逐步向职业化靠拢、赛程逐渐拉长,以及对亚洲外援的逐步限制政策,都进一步让CBA更加职业化和备受关注,同时也让更多球队的本土球员获得了锻炼时间。
  今年夏天,姚明则对CBA一直以来的顽疾——球员合同进行了大改革,推出了新的合同标准,还对球员转会也做出了相关规定,推出了新秀合同、保护合同、常规合同、顶薪合同和老将合同5类合同,对于合同的年限、保障额度、优先权、特殊规定和薪金规定都有详细的标准,并且要求所有球员未来与俱乐部签订的合同都将按照CBA统一的合同模板进行签署。而且,还会在未来逐步设立工资帽,并设有上限和下限,还会向NBA一样设有奢侈税,进一步完善了CBA的合同。
  在中国男篮方面,姚明自去年夏天便设立了红蓝两支国家队,分别由李楠和杜锋带领,按照蛇形挑选各自心仪的球员,并可以适时增补此前未挑选的球员,这样的改革也给非常多的年轻球员提供了舞台和机会,阿不都沙拉木、赵睿、吴前、胡金秋等人都获得了更多的锻炼机会快速成长,同时也避免了中国男篮每年集训几乎都是老面孔,导致球队训练时竞争力不够的情况,培养出的更多新人也让中国男篮的塔基更加牢固,同时也让中国男篮多了更多的可选之才。此外,姚明推出的“邀请制”和为国家队球员制作荣誉战袍也增加了球员为国出战的荣誉感,让很多球员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去决定是否参加国家队的集训,更加尊重球员的个人意愿,鼓励球员去参加NBA夏季联赛和冲击NBA也激发了球员进一步向上的动力。
  随着这些诸多改革的完善,中国男篮在2019年篮球世界杯上也获得了更多的保障和动力,易建联连续两年夏天获得休息后就让身体获得了极大程度的休整,两支国家队轮番参加比赛也避免了中国男篮只靠一支阵容参赛导致的疲劳,新人辈出的场面也让李楠在挑选为国出战的12人方面有了更多的选择。与此同时,赛程的增加和更激烈的争夺则有助于球员在更多的比赛里提升个人能力、增加经验,对阿不都沙拉木这样在联赛里机会不算太多的球员尤其重要。随着姚明这一系列符合切实需要的改革,中国男篮在最近两年表现可圈可点的情况下,他们在2019年篮球世界杯上的表现也是备受期待。中国足球总不令人省心,尤其是在节假日期间。近期,一份《中国足球协会关于组织国家男子足球队集训队训练营的通知》在网络流传,洋洋洒洒55位征调球员名单,列出几乎目前国内所有25岁以下的优秀球员,涉及绝大部分中超俱乐部,被抽调这些球员将不再踢本赛季剩余联赛。这是继发布关于自2018年10月起调整中超、中甲联赛,足协杯赛“U-23球员政策”的通知后,中国足协抛出的又一个重磅炸弹。
  这支囊括了55名国内各俱乐部25岁以下年轻球员的国家集训队,其任务显然是备战2022年乃至2026年世界杯,这是中国足协在“未雨绸缪”。尽管足协尚未官方宣布此事,但从目前情况和多位名宿表态来看,国家队集训营并不是空穴来风。然而,这个新政却引起巨大争议。足协原联赛部主任郎效农表示:“此举成败不说,但已严重损害了中超联赛的制度、秩序和公平竞赛原则,对市场环境、社会投资足球积极性,以及中国足协自身的信誉都将造成难以估量的破坏性影响,危害中国足球的长远发展。”
  
  更重要的是,足协这么做破坏了规则;在国家、俱乐部和球员个人利益之间,不是不可以协调,但问题是,把原来的规则破坏掉,那么管理还称得上是尊重足球发展规律,还能做到真正的市场化、规范化乃至法治化吗?而这些,正是超过25位知名体育媒体人集体炮轰“U25新政”的最根本原因。如果足球职业化之前这么搞,还说得过去,可现在是市场化足球,利益牵扯方众多。如果球员被抽调,球队成绩不好甚至降级,赞助商不给钱,俱乐部可能都无法再生存下去,这无疑损害了联赛的健康发展。
  某知名足球解说员对此的评论非常简短:“中国足球的问题从来就不是足球的问题。”其实,他是在指“管理问题”。而不尊重足球规律,把足球从联赛抓起,认真夯实金字塔的基础,反而急功近利,那么何谈中国足球的未来?还是该充分听取各方意见。联赛是基础,且原来制定的规则,绝不能说不遵守就不遵守了。由此,足协还是当三思而后行,否则,朝令夕改,且重大决策没有经过程序讨论就决定,如出现不良后果,谁来负责? 第十六届中国足球星计划交流赛在南宁江南训练基地圆满结束,本届赛事由广西体育局主办,桂超体育公司承办,有U8、U10、U12三个年龄段精英组和校园组共有50支队伍参赛,参赛运动员达到了712人,在四天162场比赛中打入了1028个进球,共有12家主流媒体报道,6场比赛进行了现场直播,观赛人数达到了9千人次,多项数据创造了八年星计划赛事历史上的最高纪录。
  本届赛事有来自广西区内南宁、柳州、北海、贵港、桂林、崇左、河池、玉林等地球队参加,同时集中了广西最优秀的青训教练,赛事规模大、赛程紧凑,涌现了不少优秀苗子,成为本届赛事的亮点,连续多日得到了广西全境的高度关注,最终三个年龄段精英组冠军由南宁、柳州、北海三个城市球队夺得。
  日三个年龄段决赛同日进行,南宁新新家园队在U8精英组决赛中遭遇劲旅柳州泰谷,柳州泰谷队本来2比0领先,但是在出现一个失误后,全队未能缓过来,最终2比5惨遭逆转,新新家园队获得冠军。U12精英组决赛在北海星球队与南宁星梦想队之间进行,全场比赛结束双方0比0打平,这也是本届星计划交流赛唯一的0比0平局,最终只能通过残酷的点球决出冠军,北海星球队3比1笑到了最后。U10精英组决赛在柳州远道湾塘小学队与柳州泰谷队之间进行,这场比赛打得十分激烈,柳州远道湾塘小学最终2比1击败对手获得冠军。
  值得一提的是U10柳州远道湾塘小学队的主教练是柳州远道队10号杨佳祥,他在本赛季桂超联赛中凭借出色表现夺得了最佳球员称号,也是广西的明星球员。本届星计划赛事一大亮点则是广西最高水平的新锐青训教练的盛大聚会,柳州远道队现役队员杨佳祥、孙峻浩、徐海涛等都是以球员身份开始带队;南宁本地蓝剑平、李路、文涛、广权锐等都是当打之年就开始做青训,很多队员都还不到30岁,加上北海包文、马兴成以及桂林的黄敏成等过去职业退役队员,本届星计划赛事教练阵容可谓星光熠熠,能够组成一个广西最强的阵容。
  这些广西本地球迷都耳熟能详的明星级球员转型教练已经成为广西足球圈热议的焦点,他们大部分教练都参加过中国足协D级教练员培训,获得了D级资格,有了一定的理论基础,只是比赛机会较少。本次赛事也是广西新生代教练的首次集体亮相,看点十足。从整个比赛的表现来看,这些球员教练虽然都是二十出头,球队成绩各有胜负,他们也意识到积累才是目前最紧要的事情,
  最近几年广西青训如雨后春笋般发展起来,星计划组委会方面表示,“青训俱乐部数量多,但是很多俱乐部都刚刚创办,这个时候需要通过星计划赛事让各地俱乐部把握一些原则问题”,首先是让俱乐部明确青少年比赛重在通过赛事帮助孩子身心健康成长,传递正确的文化和价值观,这是前提和基础,然后才是技战术训练和个人能力提高,这些都会让青训俱乐部当中,才能谈得上发展。